888棋牌:患先天性心脏病产妇拼死产子 生命永远

  888棋牌!!!元旦当晚,医疗纪录片《人间世》第二季开播。

  该片的摄制组用两年时间积累了300个T的素材,也因此走近了各色病人,“精神病人告诉我们,我的脑子里有火,可惜你看不到。癌症患者告诉我们,化疗药太贵了,一天吃掉一个金戒指。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人告诉我们,他们每一天都在学习失去的艺术。”

  疾病的痛感与耻感不会是记录的全部。有家属会用手机记录亲人在病房的点滴,赋予其生机与活力;而专业摄像机在场最大的意义,是完整记录他们活着,乃至活过。

  在病人家属,《人间世》摄制组之外,澎湃新闻记者也跟访了部分医生和家属,试图充当第三双眼睛,看到一药难求的窘境,目睹医生对危重产妇冒死求生的不安,抵达人们时而脆弱时而坚强的内心。澎湃人物栏目将陆续推出系列稿件。

  1991年出生的吴莹有先天性心脏病。

  先心病可尽早手术或介入治愈,但囿于家中经济条件,吴莹小时候一直没能动手术。病情似乎并没有对日常生活造成太大影响,她也就没太当回事儿。2015年,她认识了小申,俩人感情甜蜜,相处半年后步入婚姻。

  直到第一个孩子降临,医生明确建议她流产——按照孕产妇心脏病认证风险评估,她是最危险的第五级,不宜受孕。吴莹不愿意。母亲整天哭,找亲戚朋友轮番来劝,最后才说动她做了手术。后来她意外怀上第二个宝宝,检查不到胎心,也只能无奈放弃。

  第三次怀孕,吴莹从无锡直奔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。这里有上海市危重孕产妇会诊抢救中心、上海市产科心脏病监护中心,她听说主任林建华有30多年临床经验,专门救治自己这样的孕妇。

  刚来时她没有挂到林建华的号。值班的另一位医生告诉她,这个孩子不能要。“可是我特别想要啊。”吴莹回忆时,语气仍带着撒娇般的天真感。

  她心里有数,第二次挂号,林建华的“不能怀孕”话音未落,她就直直跪了下去。

  “她能生,我肯定也能熬过来”

  吴莹知道自己脾气犟。由于从小生病,三姐妹中,父母对她宠爱最甚。“我决定的事别人改变不了。”她说。到仁济医院时孕期13周,她本来没想那么复杂,只求医生收治。林建华看她嘴唇和手指发紫,立刻测了肺动脉压力。

  结果不出所料,吴莹患有艾森曼格综合征——先心病激发肺动脉高压,导致双向分流,通俗解释即右心室缺氧的血液,通过缺损部位倒灌到血液含氧量高的左心室。由于逐渐缺氧,患者皮肤和黏膜呈青紫色(即“紫绀”)。

  艾森曼格综合征的孕妇和胎儿死亡率都很高,医学上属于妊娠禁忌。吴莹怀孕过两次、见过多个医生,明确知道风险。但她觉得自己跟正常人一样,能上楼梯,也能跑步,身体状态非常好,不会有问题。“(医生)说的都是一样的话,听多了也就没什么感觉了。”她笑笑。

  

 
挂在仁济医院妇产科办公室里的表格。根据孕产妇危险程度评估,可分为五级。澎湃新闻记者章文立图

 

  吴莹觉得自己命硬。小时候有次父亲开货车带着她,半路出了车祸,吴莹直接被甩出去,摔断了腿。县城医疗条件不好,她有心脏病,医生也不敢全身麻醉,最后是四个人按着她,直接拿钢筋往里砸,一点麻药都没打。她撑过来了。

  丈夫小申说,吴莹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。还加了一个QQ群,和很多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孕产妇、孩子妈妈交流。其中有一位和她情况相似,人在上海,她们常常聊天、相互鼓励,也是这个“小姐妹”向她推荐了林建华。

  林建华记得她的说法:“我有一个小姐妹也是肺动脉高压100多,她被你们救活了。她能生,我肯定也能熬过来!我相信你。”

  林建华叹口气,拼死拼活抢救回来了是一回事,可终归是不值得提倡的反面案例,怎么还当榜样了呢?

  由于不想流产,吴莹拒绝住院,说自己还没想通,要再回家想想。医生无奈,说出院要家属签字。吴莹给父母打电话,父亲不肯去,想让她把孩子打掉,还假装生气:“你要是生这个孩子,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!”吴莹不吭声。最后还是母亲心软,把她接回了家。

  家里人都反对。吴莹顾家、爱干净,平时讲理又孝顺,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,相处很好。公公知道她怀孕时,气得打了儿子两巴掌。转头和婆婆一起劝:生孩子太危险,不行咱们抱养一个,不能冒这个险。

  吴莹就天天在家哭,饭也不怎么吃。“她就觉得亲生的最好!”吴莹妹妹带着一丝恼怒说。丈夫小申虽是家中独子,但无论如何还是以妻子身体为先。未料吴莹“传宗接代”的观念比他还重。

  “要孩子就是因为感情好,拧不过。”小申摇摇头。怀孕已愈三月,检查胎儿状态良好,吴莹更不舍得。闹得厉害了他也怕:“不让她要,万一她自杀呢?”

  夫妻俩甚至讨论过,如果将来出了意外,遇上电视剧里那种“保大还是保小”的情况怎么办。小申说肯定保大人,吴莹不同意。她觉得自己本来也有心脏病,不生孩子也活不了多长时间;孩子是新生命,必须保小孩。

  这在医学上是个伪命题。林建华解释说,现实中绝对不会出现医生问孕妇家属“保大还是保小”的问题,医生们首要任务肯定是保证抢救产妇。

  无论如何,吴莹是铁了心,谁也劝不住。她沉浸在做母亲的喜悦中,几次和妹妹聊到以后怎么带孩子,桩桩件件都规划好。母亲每每忍不住担忧,她就拿出QQ群里认识的病友的例子:“那个谁谁谁跟我一样的病,比我还严重,但是人家小孩都多大了。”

  她始终如一地乐观,直到临产前住进医院,还是乐呵呵的:“如果都为了自己有危险就不要(孩子)了,那重症监护室怎么还那么多孕妇呀,不都和我一样想法的嘛。”

  危重孕妇们的想法

  临产前吴莹住在产科重症监护室。隔壁床是位姓郑的孕妇,也是先心病,但肺动脉压力比吴莹低很多。小郑是意外怀孕,发现后四处看医生,拖了几周,决定做流产时胎儿已近5个月大,普通医院都不敢接收,辗转到仁济医院。

  小郑的丈夫姓苗,1996年生,自己还像个孩子,对妻子的病情、风险几乎一无所知,全听医生嘱咐。怀孕5个月,生与不生风险都很大,林建华看她氧饱和度尚可,权衡再三,让她卧床休养、吃药,等满30周后做剖腹产。

  林建华说,对于认证风险评估在三级以上的早期孕妇,医院都会力主流产:“有的人听过劝导就同意了,这种是我们最开心的。”但从医20多年,依从性差的孕产妇,她也见过很多。

  2017年,林建华收治了一个上海孕妇。她病情复杂,很多同病症的孩子都活不过2岁,孕妇也笑言自己活到26岁是个奇迹。林建华告诉她,怀孕很危险,有可能母子都活不下来。孕妇最初是动摇的。夫家长辈坐在一边,态度明确:反正我们家是独子,孩子是一定要的,你看着办。

  后来医护人员到社区、居委会,甚至女方娘家去劝说,均无果。每次谈话时小姑娘都看着老公。林建华叹口气:“男方家经济条件比较好……意思是不生就马上离婚。她(孕妇)说我没事的,我能生的,我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,说不定就能创造另一个,试试看吧。” 踩钢丝似的,医护人员照顾她到32周,做了剖腹产。所幸大人小孩都平安。

  另一位安徽来的孕妇就没这么幸运了。妊娠16周时夫妻俩来找林建华,所有谈话都是男方表态,女方始终保持沉默。30周孕妇病情加重,31周剖腹产,术后3天过世。男方急了,说妻子之死是医院责任,因为刀没开好。闹了很久,还上了法庭。

  林建华很无奈:“这种(病)在国外是绝对禁止(生育)的。但是生育权涉及男女双方,也受法律保护,必须要双方签字,我们不能强行把它打掉。”

  夫家压力之外,也有“无知者无畏”像吴莹一样对生孩子有执念的孕妇。

888棋牌首页